65岁泥瓦工被东直门倒墙砸中去世 生前准备去前门看看

65岁泥瓦工被东直门倒墙砸中去世 生前准备去前门看看

墙倒夺去三人生命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保安刘强(化名)还依稀记得事情发生的时间:5月19日下午4点40分。

这与事发当夜北京市东城区官方微博“北京东城”发布的事发时间一致。

听到墙倒的声响后,刘强赶忙从室内出来,来到现场查看,此时墙已经倒塌。

刘强看到一名身穿格子上衣的男子,被碎砖头压着,露出了头。

他不能确定这个人是不是闫改朝。

据闫新冲回忆,父亲离开工棚的时候,身穿一件蓝白相间的衬衣。

接下来,刘强注意到,在距离格子衣男东侧约4米的位置,还有一位被砸中的男子,其后面约1米处有一位老太太,这两人的身体都被墙体掩埋。

刘强和同事一起赶忙扒砖头救人,他的同事和路人们都报了警:“公安和消防都到场了,就开始救援……当时看到一个鼓起来的地方,以为里面是人,但扒着扒着出现了蓝色的铁架,最后发现是共享单车被压在墙下挤得变形了。

”刘强告诉记者,事故发生地西侧有未倒的墙体,与此前倒塌的墙体构造大致相同。

新京报记者看到,未倒的墙约高3米,约厚20厘米,上部是铁皮,下半部分一侧连着一条垂直向下粗约10厘米、宽5米长的铁条,与横着的另一铁条相交成一十字垂直的平面,横铁条左边,还连着3根竖铁条。

而这段长约2米的未倒墙体内侧,距垂直到地面的竖铁条几乎是挨着的。

除闫改朝外,这堵倒塌的墙还带走了另外两位老人的生命。

处理事件的中铁建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们分别是河南籍和河北籍,卒年分别是72岁和75岁,都是路人。

但他未透露两位老人的籍贯和年龄的对应关系。

北京大风砸中人 图-1

生前准备去前门看看事发11个小时前,按照工地作息,泥瓦工闫改朝5点半就起床了。

虽然这天工地停工,但快两个月的工地生活,让他养成了早起习惯。

在这间不大的工地活动板房里,闫改朝跟儿子闫新冲,还有其他6名同样来自邯郸老家的工友住在一起。

40多天前,在一个老乡的介绍下,8个人一起从老家邯郸市鸡泽县吴官营乡吴官营村来到北京。

他们虽然生活习惯各异,但生活很融洽,打工赚钱养家是他们共同的初衷。

闫改朝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。

三女儿闫会沙跟男友同在北京打工,住在通州,知道父亲去世的消息后也赶了过来。

二女儿已在老家出嫁,大女儿原本也在北京打工,周五放假后开车回老家看两个孩子。

闫家父子在西直门附近的一所高校工地里做工。

白天,他们在工地做工,晚上回去睡觉,生活很有规律。

做工的这些天,闫家父子从工地收到了两笔生活费,一次500元,一次800元。

生活上,8个工友住在一起,又各有分工,有人负责买菜、有人负责搞卫生,而闫改朝的职责是做饭。

5月19日早上,起床后的闫改朝做饭时,接到了停工消息:因为前一天夜里下雨,今天工地停工了,恢复时间没有通知。

事发的前一天,即5月18日,工地已经宣布过一次停工、又临时通知复工。

闫新冲向新京报记者回忆,5月18日,说是学校开运动会,暂停施工,晚上又说可以开工,没想到第二天一早,又因为下雨,停工了。

闫改朝的个头跟儿子闫新冲差不多,1米68左右,两鬓生出些白发。

这天早上接到停工消息,闫改朝约了一个同样是邯郸人但来自不同村子的老乡兼工友老赵,一起准备去前门看看。

闫新冲没有同往,他有点事要处理去了房山。

闫新冲记得,出门前,父亲特意换了一身新衣服,蓝白相间的衬衣。

早饭过后,闫新冲跟父亲前后脚出门。

让他没想到的是,再次相见,父亲却已躺在了停尸房里。

倒塌的墙建于10年前闫新冲是在5月19日下午五六点钟接到工友老赵的电话的。

老赵用父亲的电话告诉了父亲出事的这个消息。

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一女护士自称收治了闫改朝,“一个轻微伤者陪他来的”。

但不幸的是,经过近两个小时的抢救,闫改朝被宣告抢救无效死亡,另一名伤者被转往同仁医院。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