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天才指挥家”舟舟:40岁,从盛名到低谷

”胡厚培说,当年没有多少演出机会,而他得养着60人的乐队。

有一次,他带着60人的乐队到延边演出,结果车辆着火,演出取消,光这一趟他就损失了20万元。

2013年,舟舟走穴的收入急剧减少,乐团实在无以为继,胡厚培便带着舟舟来到北京一家民间艺术团。

“在这里,舟舟的演出条件几乎是有史以来最差的,他们请不起乐队,只能由民乐队代替,甚至让舟舟听CD机,对着空气比划指挥棒排练,还让舟舟表演‘小苹果’。

”向来在艺术上对儿子要求严格的胡厚培感觉这是对儿子极大的伤害。

“说实在的,真的是掉价。

更让胡厚培感到生气的是艺术团对他的欺骗。

有一次,胡厚培到艺术团旁的小卖部买东西,服务员笑着跟他说:“胡老师,恭喜啊。

你的儿子都上了相亲节目,有人给他介绍对象啊。

”胡厚培这才知道,艺术团为了拉拢舟舟,私下曾让他拍摄过这样的节目,还介绍了一个女孩和舟舟“谈情说爱”。

“舟舟是唐氏综合征患者,根据法律规定,他是不能结婚的。

他要是找个和他一样的残疾人,两个人如何生活?他能找个正常人结婚吗?更不行。

如果将来我不在世,对方能一直善待舟舟吗?”胡厚培一口气提了几个问题,在他看来,艺术团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拉拢舟舟,把他当做摇钱树。

几经考虑,他决定带着舟舟离开,开启了深圳之旅。

“天才指挥家”舟舟:40岁,从盛名到低谷

78岁老父成儿子专职“保姆”初到深圳,舟舟很不快乐,经历过“高光时刻”的他,已经习惯了舞台,享受表演带给他的掌声。

每天躲在房间玩微信游戏“跳一跳”,显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。

胡厚培毫不讳言,现在舟舟已经处于人生的低谷。

“就像下棋一样,一颗棋子被下到这个位置,人生就变了,人在屋檐下,哪能不低头呢。

”他吸了一口烟,长叹了一声。

他所在的深圳这家艺术团位置非常偏僻,周围都是低矮的厂房,距离最近的地铁口有几公里,附近也没有商场、电影院,舟舟唯一的乐趣就是到附近的公园散步。

有智力障碍的舟舟不会懂得从巅峰跌落到低谷的凄苦。

在深圳,他很快就有了新的朋友,他紧皱的眉头也逐渐松开了。

对于40岁的舟舟而言,指挥交响乐队这件事,远没有有人陪他玩那么重要。

舟舟是团里的开心果,和很多残疾艺人都是好朋友,大家对他也很照顾。

“舟舟虽然有智力残疾,但却很豪爽。

”艺术团的一位残艺人告诉记者,舟舟爱喝雪碧、可乐,吃鸡腿,你给他买了,那他下次有吃的也会记得你。

但胡厚培却有一种危机感。

78岁的他虽然身体硬朗,自信还能“有质量地”照顾舟舟5年,“但5年后就不好说了。

”5年后,他相信舟舟的妹妹会承担起责任。

胡厚培心里对女儿有愧,所以把退休工资、房子都留给她,希望能减轻她的负担。

“女儿出生时我就和她说了,你是为了照顾你哥哥而出生的,尽管这对她有些不公平。

”说起这些,胡厚培的眼圈有些发红。

如今,胡厚培每天想的,就是如何为儿子多争取到一些演出的机会。

“签约时,艺术团说每年会给20万元,也就是1个季度5万元,但从去年第三季度开始,已经没有给钱了。

好在之前他还有一些积蓄。

”就在记者采访时,胡厚培又接到一个演出邀约电话,希望舟舟参加6月的演出。

智障指挥家舟舟去世舟舟肺癌基本痊愈 图-1

期待儿子在深圳迎来第二春胡厚培是一个开朗乐观的人,最近几年,一直有人建议胡厚培借着舟舟的名气做募捐,但都被他拒绝。

“再穷我也不会向别人伸手。

”这些年,胡厚培也一直在反思,在舟舟从巅峰跌落凡尘的过程中,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